老實說廣州不是第一次去, 但驚嚇程度依然不輸當年

猶記得當時人們還稱呼我小姑娘的那一年去廣州

他們..他們的廁所是沒有門的, 我的媽阿~

每一個姑娘, 大嬸進去就直接屁股對著門外排排隊的人

還可以跟門口,隔壁的人閒話家常, 沒在害羞的, 完全不當一回事

就連大號, 都是很豪邁的直接拉出一長條, 沒在忍耐的.

就連衛生紙都還是台灣學校有裝潢用的那種彩帶紙

光用想的就好痛, 怎麼可能真的抺上我那細皮嫩肉

就這樣 湯不敢喝, 水只當潄口用, 在展覽會場我忍了一天

回到飯店才方便..

lov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